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悠然(曹中逵)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人生,慢慢地经营着美丽。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在文字里遨游人生。 我用辛勤的汗水点亮星星一般闪烁的文字,回眸竟然是一串串人生的脚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呼丁(散文)  

2015-03-09 16:42: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   丁    (散文随笔)


                                                                                    清风悠然        ( 曹中逵 )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一直在琢磨,“呼丁”一词的含意,也刻意的去百度和《辞海》查询了它所有有关的记录和它所包含的意义,遗憾的是未能找到它的释义和足以证明它所能表达的一种行为的注释然而,它真实的存在于我们五千年文明的传承和千百年来劳动人民生活的遗脉里。

呼丁,在礼仪之帮的中国,丧葬文化渊源流长的国度,它表达的是一个活着的人在走向生命终点之后,从凡间走向阴间的起始过程。传说中的阴间它是妖魔纵横,鬼怪肆虐的一个另类的世界。而阳间的人在咽气之后都会必然走向阴间,那由谁来引领逝者踏上这个怪异的世界,而不被折磨和打入地狱同时也保护好入殓的人而不被误害?这个时候就由阳间的人去邀请阴间的所谓的人,中国的丧葬文化中称为“丁”也叫“阴丁”来担当此任。在皖南丧葬文化传承悠远的农村,仍旧沿袭着“呼丁”的习俗。阳间的人怎样才能请到“阴丁”呢?这个时候就由村中专门入殓的长者在给死者脱下凡尘青衣之后,更换去阴间寿衣之前,呼唤“阴丁”前来帮忙,简称为“呼丁”。以免入殓的人被误为“阴丁”而中邪丧命同时引领逝者快乐逍遥的抵达阴间的圣地。“呼丁”一般是由死者的儿子或者女婿来完成。

父亲走的时候,我从遥远的都市来到生我养我的偏僻的山村,八十高龄的父亲在卧床三个多月确诊心脏衰竭后,他拒绝住院,回到老家。他的骨子里依旧是传统习俗的思想,和祖祖辈辈根深蒂固的传承文化。人在死的时候要在老家自己睡的床上寿终正寝。我们在老家再侍奉老人三个多月后,父亲就像一盏失却香油的灯盏,慢慢的熬完了生命的最后一滴能量,永远的安静的睡在自己的床上。那是一个寒冬的夜晚,已经十一天粒米未食的父亲,在我吃完晚饭后,拉着我的手,示意我在床前坐下,用微的声音和我说他的过去,我静静的听着,不住的点头,叫他好好休息。他总是摇头,要陪我说话,就这样我们一直间断的说这家,这家的过去和父亲的心酸,有时说到情到深处的时候,他的眼角流出一点点干涩的涙滴,我用手轻轻的抹去,他就微弱的张开嘴唇,从他呼出的鼻息里,我感觉到他的能量似乎消耗了极限,头也不能摇动,连手动一下也是很细小动作。就这样我们断断续续的谈到了深夜。母亲说父亲可能捱不过夜晚。我们姊妹几个就准备父亲的后事。母亲拿来一个烤火用的泥盆。江南很多人家现在依然用这种泥盆烤火,装上炭火后把它放在一个带着座板的木质围桶里,坐上去立刻暖遍全身。农闲的妇女就坐在木桶里可以纳鞋、打牌唠嗑什么的。这里的乡村习俗,老人临终的时候必须用这种泥质的暖盆来烧纸钱,还不得用破旧的铁锅或者是一些金属的器皿来代替在逝者踏入阴间大门的时候有很多枯魂野鬼需要打发,逝者需要备有足够的冥币来疏通,而带有铁的器皿烧的冥币传说带有阳间的剑刃的图腾,阴兵见到就会群起而攻之,这样逝者就会被打入十八成地狱。至于泥盆,它所表达的涵义和传承的历史的久远,我不得而知。我们村里的老人都是这么一代代流传至今的。这一点在入殓的长老的口里我也得到了印证。这种泥盆,在古镇上的河街也随处可以买到。

父亲在凌晨六点的时刻,慢慢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那是在他的身体里发出一声轻微的断线般的声响后,他就完全失去了知觉。我们一家人就开始跪在父亲的床前,往泥盆里烧纸钱和冥币等一些祭祀的东西。父亲的身体还是热的,我摸了摸。因为,入殓的长者和我说,父亲咽气后趁身体还是热的时候立刻去喊他。我抹干眼泪,按捺住心殇,飞也似的往入殓长者家里跑去。因为我不懂入殓长者再三叮嘱要把握其身体留存热量的时间的度人死之后有一段时间身体是温热的。假如把握不准确的话,若有闪失它是否会为父亲的离世可能带来最后的伤害?我不得而。如果因为把握不准带来父亲不能顺利抵达所谓的阴间圣地的后果,我怕对不起父亲。我宁可相信这种习俗的真实性以及丧葬文化传承的历史的根源性,即使是无谓的,我也愿意尽自己最大的所能去做到。他的作用也许是为临终的人走上阴间的时候道路更加顺畅而已抱着这种信念,在晨雾还未撩开的乡村小道上我拼命的往入殓长者家里跑。

入殓长老急匆匆的喊来一个年纪大约五十多的乡亲,他是新一代的入殓的继承人,我们村里有人去世了,入殓就是这样一代一代的手把手的传承至今的。他们听到我简短的叙说后,随我一道快步的来到我家,他俩老屋的堂屋的正中间搭上两条木凳,打开盖板的棺材大头向里的放在堂屋里面,把父亲睡的房门卸了下来,放在木凳上,铺上一块白色的土布。以前也叫老布,就是延安纺车纺织的那种土布父亲睡的那厢房的门,要等到老人葬下后才可以重新安上,门要敞开着,传说是不让死者的灵魂因为房门的关闭而留在屋里不能出来。因为父亲是寿终正寝的得穿上寿衣。他们叫母亲拿来早已做好九套寿衣放在旁边。父亲的寿衣是在他七十大寿的时候就已经由村里的老裁缝已经缝制好的。他们把父亲抬到门板的白布上躺下,这时的父亲像熟睡的时候一模一样,异常的安详。入殓长老对着跪在地上痛苦流泪的我说:你起来,人死不能复生,披上父亲的寿衣外套去“呼丁”让他老人家好好上路。我抹抹眼泪,站在父亲身边,他说这个时候老人的心还没有死,他留恋凡尘,只有当唤来“阴丁”的时候,他才极不愿意的离开人间和“阴丁”一道离去

我按照他们说的古代的地址,某某郡某某县某某乡某某村反复的背诵那远古的地名,披上像小时候母亲为我们做布鞋用的背壳一样有些硬朗的寿衣,也好像是小时候母亲为我们洗衣用米浆浸过的衣服一般。年轻的入殓的乡亲带着我走到乡村背后的山脊上一间低矮的小屋前,村里人称为土地庙的地方,我点上三注香,跪拜在土地神面前,按照他们教我说的古代郡县的地址,虔诚的禀告家父已经仙逝,火速派来“阴丁”前来相助帮父亲顺利的踏上通往阴间的通道,期望他的灵魂得以安息而不被打入地狱。

“呼丁”,虽然这个过程只是一种心灵的寄托,我却相信在千百年的丧葬文化中,它是一个善良和孝道的体现。如今在皖南的很多偏僻的乡村依然能见到这种土地神的庙台,即使它含有一些愚昧的因素,可它却有着其历史的渊源和厚重的文化成份殡葬改革的今天,这种承载着中华文明的丧葬文化和礼仪传统将慢慢的淡出人们的视线,也将慢慢的消失在尘封的历史的尘埃中。回眸文明的祖先他们千百年来一代一代的传承着这样的文化和孝道,在现代文明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我们无不为之扼腕叹息。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